收藏本站
English
新聞動態
產品係列
法蘭
板式平焊法蘭
帶頸法蘭
法蘭蓋
異徑管規格型號(部分)
異徑管(部分)
彎頭
無縫彎頭
鋼板製對焊彎頭
鍛製彎頭
彎管
彎管
三通四通
無縫三通
鋼板製三通
鍛製三通
四通
管帽
管帽
其他
緊固件
接頭
管箍
短節
墊片
在線訂購
[客服1] [客服2] [客服3]
[客服4] [客服5]

 
行業新聞
首頁  >  新聞動態

重慶去產能下的“煤荒”

數年之後,山城重慶再遇“煤荒”。究其原因,在於區域協調不暢與上下遊產業失衡。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裏江陵一日還。”詩仙李白筆下的白帝城現在仍是重慶市奉節縣重要的旅遊景點,尤其是在奉節縣提出棄“煤”重“綠”的口號之後。但在“黑金”逐漸褪去光澤,生態旅遊熠熠生輝的同時,奉節縣也難免要經曆煤炭全部退出後的隱痛。

2016年12月,華電國際重慶奉節發電廠 1號機組通過168小時滿負荷試運行,這是華電在渝第一台正式進入商業運營的機組。按照設計時一年有效發電時間4500小時計算,奉節發電廠年需燃煤255萬噸,然而目前電廠不得不麵對沒有本地配套煤礦的尷尬局麵,隻能去外地采購煤炭。

“一方麵是當地大電廠受到了較大影響,另一方麵,奉節縣的煤礦全部關停之後,對整個工業經濟影響很大。”一位剛剛跟隨市發改委和能源局走訪過奉節縣的重慶能源行業資深人士告訴《能源》記者。

資料顯示,奉節縣曾是全國100個重點產煤大縣之一,煤炭儲藏量達1.5億噸。然而,在2016年重慶市煤炭去產能過程中,奉節縣展開了“百日關礦”、“關礦攻堅月”等專項行動,當年就完成37個年產能9萬噸及以下煤礦的關閉退出,累計去產能185萬噸。2017年,產能9萬噸以上、30萬噸以下煤礦全部關閉,奉節全縣於當年整體退出煤炭生產市場。

作為煤炭去產能過程中的一個縮影,奉節縣是重慶市乃至南方省份中最為典型的地區。有數據表明,2017年,重慶市原煤產量達到1172.1萬噸,同比下降48.1%,是煤炭產量下降幅度最大的地區。

當前,重慶市的煤炭供需情況如何?外省煤炭入渝能否彌補去產能後這一巨大缺口?運輸通道的瓶頸又該如何應對?3月,《能源》記者實地探訪重慶地區多家煤炭企業、主管單位及行業機構,對該地區煤炭供應現狀進行了一場深入調研。

膨脹的缺口

事實上,重慶市缺煤由來已久,隻是經過2016年和2017年連續兩年的去產能之後,重慶的煤炭供需缺口又被放大了許多。

2017年初,麵對“缺煤源、缺運力、缺水電、缺通道”的電煤緊張的形勢,重慶可謂用盡了方法,外購電、海進江以及鐵總的專列保供等等。今年初,雖然關於重慶用煤緊張的消息並不多,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重慶的煤炭短缺得到了改善。

據統計,2014-2016年3年時間,重慶市共關閉退出煤礦594個,占煤礦總數的91%,化解落後產能3538萬噸/年,占煤炭產能的60%;全部關閉了產能9萬噸/年及以下煤礦,單井規模由4萬噸/年提高到37.8萬噸/年。2017年,重慶又關閉退出了10個煤礦,且2018年計劃完成4個煤礦的關閉退出。

“協會參與了‘十三五’規劃的製定,根據‘十三五’規劃的預測,到2020年重慶煤炭總的需求量大概是8000萬噸。但是從全國的煤炭需求來看,實際情況和預測略微有些下降,現在全市的煤炭需求量大概在5000萬噸左右。”重慶市煤炭行業協會辦公室主任唐澤和對《能源》記者說。

此外,在需求方麵數據顯示,2017年重慶煤炭需求為4500萬噸,其中工業用煤約3750 萬噸,包括電力行業1650萬噸,冶金行業610萬噸,建材行業750萬噸,化工行業420萬噸,造紙等其他行業320萬噸。

據了解,重慶的煤炭產量在2012年、2013年的時候達到最高水平,煤炭年產量超過4000萬噸,2012年底時還有700多個煤礦,其時雖然存在一定的缺口,但是調入量並不大。

2017年4月,重慶市發展改革委聯合市能源局聯合印發《重慶市“十三五”能源發展規劃》,規劃提出到2020年,煤炭產能調減至2000萬噸左右。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全市生產煤礦44個、核定產能1893萬噸/年,建設煤礦9個、設計產能226萬噸/年,合計53個煤礦、產能2119萬噸/年。

2016年,重慶市生產原煤1436萬噸,同比減少了1029萬噸,而在2017年,生產原煤相比2016年又減少了兩百多萬噸。從供需的差距可以看出,重慶市目前煤炭的缺口超過三千萬噸/年。

除了工業、電力等用煤量大的領域,民用煤在重慶所占的比例不是很大,但是這塊又不能缺少,尤其在一些交通很不方便的邊遠區縣。例如重慶市巫山縣,目前隻保留一兩個煤礦,奉節縣已經全部關閉,而這兩個縣曆史上都是煤炭生產的主要地區,每個縣每年都會有幾百萬噸的煤炭產量。

“重慶產煤的區縣數量最多的時候達到31個,除了國有煤礦,29個區縣有地方煤礦,通過這幾年的煤礦去產能,現在有煤礦的隻有十幾個區縣,一半以上已經全部退出。”唐澤和解釋稱。

折半的產能

雖然重慶有兩千多萬噸的煤炭產能,但是實際產量卻遠不及此,相較於產能幾乎打了一半的折扣。究其原因,一方麵是關閉了大批煤礦,另一方麵則是沒有關閉的煤礦由於種種原因產量達不到設計要求。

像大多數南方省份一樣,重慶市煤礦的資源和開采條件並不好。“煤炭資源開采條件差,多數礦井的煤層薄,傾角大,重點煤礦厚度在1.3米以下的薄煤層占50%左右;煤層傾角大於45°的產量占20%~30%。”重慶大學資源及環境科學學院盧義玉教授在回複《能源》記者時表示。

此外,重慶地區的煤礦幾乎全是高瓦斯礦井,其中鬆藻、天府、南桐、中梁山四大礦區的礦井基本上都是嚴重的煤與瓦斯突出礦井,突出次數多,突出強度大。全國最大(世界第二)的一次煤與瓦斯突出就發生在天府礦區的三匯一礦,煤與瓦斯突出災害相當嚴重。

“產量和產能不匹配有方方麵麵的原因,有企業自身的原因,還有生產天數等一些其他的原因。”重慶市煤炭工業管理局煤炭行業管理處一位負責人接受《能源》記者采訪時坦言。

去產能伊始,按照國家要求,煤礦應嚴格遵循276天生產的規定,雖然後來有所鬆動,但出於安全因素,現在很多煤礦生產的天數仍然很少,停產的時段比較多。

然而禍不單行,在保留的53個煤礦中,仍然有20多個沒有恢複正常生產。

保留煤礦的複產麵臨著諸多問題,如安全生產狀況是否達到國家和市裏的要求;礦井長時間停產之後,如何重新啟動資金、勞動人員等方麵的準備。事實上,先前由於煤炭形勢不好,許多煤礦已經停止礦井開拓延伸等工程工作。

而作為重慶最大的煤炭企業,重慶市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簡稱“重慶能源集團”)目前有正常生產煤礦17個,核定產能1322萬噸,占全市剩餘煤炭產能的62%。且對於剩餘煤礦,重慶能源集團近幾年投資5億元,對17個煤礦實施了“機械化、信息化、自動化、專業化”改造。

2017年12月29日,重慶能源集團將17個煤礦進行了整合,鬆藻、南桐、天府、永榮和中梁山5個礦業公司合而為一,組建成為重慶市渝新能源有限責任公司。據報道,此舉意在以市場化、法製化手段,對現有的煤炭、發電、售電資產及業務進行整合,同時後期也有意引進戰略投資者,進軍其他能源產業。

“目前渝新能源公司剛剛成立,好多工作還沒有真正開展。”在被問及渝新能源公司的事情時,重慶能源集團一位內部人士對《能源》記者說。

值得關注的是,去產能導致煤礦數量急劇下降的同時,如何讓保留下來的煤礦充分發揮作用或將成為另一個重要課題。

“最終要達到三個目的:一是全市有28個產能在30萬噸以下煤礦,要有出路,有序淘汰也是一個出路;二是25個其它煤礦可持續發展;三是整個重慶市煤炭產業要高質量發展,通過課題研究要達到情況要明、問題要清、措施要實的效果。”在1月份剛剛召開的《重慶煤炭工業發展研究》課題專題會議上,重慶市煤管局副局長張繼勇如上表示。

何處是煤源?

從地圖上看,重慶周邊的貴州、陝西,以及距離相對較近的甘肅都是煤炭資源較為豐富的地區。但對於嚴重缺煤的重慶,除了陝西,其他省份對於重慶的支援所發揮的效果並不盡如人意。

《煤炭工業發展“十三五”規劃》中提出,預計2020年,煤炭調出省區淨調出量16.6億噸,其中晉陝蒙地區15.85億噸,主要調往華東、京津冀、中南、東北地區及四川、重慶;新疆0.2億噸,主要供應甘肅西部,少量供應四川、重慶;貴州0.55億噸,主要調往雲南、湖南、廣東、廣西、四川和重慶。

不難看出,在眾多的調運線路中,雖然都將重慶納入調入之列,但卻都是運輸的末端。從煤源地經過諸省份後,入渝的煤炭究竟又有多少?

重慶市煤炭產量十分有限,現全市近70%的電煤是從市外調入。而當前全國煤炭市場也處於供需緊平衡的狀態,重慶和四川、貴州已經納入發改委劃定的煤炭淨調入區,產煤大省新疆、寧夏、甘肅等地受產量、運距運價影響,無法解決重慶市的煤炭需求,且市內多數主力電廠機組設計使用的貧瘦煤品種尤為緊缺,所以電煤供需矛盾較為突出。

記者從重慶市經信委了解到,2017年,全市煤炭產量為1049萬噸,同比下降26.9%,其中國有煤礦產煤962萬噸。全市主力火電廠累計耗煤1429.9萬噸,同比增加3.8%,截止12月底存煤243萬噸。累計購進電煤1499.9萬噸,同比增長10.36%,其中市內供煤456.5萬噸,市外采購1043.4萬噸。

陝西方麵,重慶從2014年便開始與陝煤集團進行戰略合作,2017年全年,陝煤集團累計調入重慶市煤炭514萬噸,同比增長260%,並且以後每年在渝常態儲煤50萬噸。2018年更是建立了每季度陝渝能源合作聯席會議、每月電煤計劃提報製度。且按照雙方框架協議,到2020年,陝煤集團每年向重慶供煤將達到1000萬噸。

“事實上,很多企業通過的渠道不一樣,我估計陝西調入重慶500萬噸的數量不是實際的情況,可能實際情況還要大一些。”一位不願具名的重慶煤炭行業人士告訴《能源》記者。

陝西之外,另一個令重慶頗為倚重的省份則是新疆。早在2011年,就有疆煤入渝的先例。但從新疆調煤可謂利弊共存,一方麵,煤炭的量、價格以及質量都沒有問題,另一方麵卻不得不麵對高昂的運費。據了解,有的單位所使用的新疆煤炭,煤價不高,但是運費每噸卻能高達三四百元。

2017年9月29日,蘭渝線全線通車,這對於新疆煤炭的送出無疑是一個好消息,該線路規劃貨運輸送能力5000萬噸,全線開通後,新疆至成都、重慶的鐵路運費將降低約三分之一,時間縮短一半。

《能源》記者在采訪中也了解到,蘭渝鐵路通車以後,每天有30列車通過蘭渝鐵路進入川渝,其中20列車到四川,10列車到重慶。10列車以每天運量3萬噸計算,如果全部用來運煤,一年下來可能達到1000多萬噸,但實際情況遠非如此,因為車輛不可能全部運煤。

不難看出,即便陝西、新疆能調入最大量的煤炭,兩地加起來的煤炭調入量也尚顯不足。

事實上,隨著去產能的不斷深入,一方麵煤炭產量向主產地集中,另一方麵南方許多省份煤炭生產大幅退出,這都對煤炭的跨地域運輸提出了更多的要求,運輸通道緊張與否是煤炭調運能否順暢的關鍵。

通道困境

重慶,又被稱為山城,城中很多建築設施都建在崎嶇地形之上,輕軌列車既遁於地底,又穿梭於樓宇之間、河流之上。同樣在崇山峻嶺之中,迂回曲折的盤山公路也給煤炭運輸造成了很大的麻煩,通過鐵路運輸煤炭成為不得已的選擇。

資料顯示,通往重慶市的襄渝鐵路受達州口通過能力限製,煤炭入渝量小。蘭渝鐵路、渝黔新線雖然擁有運輸能力,但是來源地貴州、寧夏、甘肅在煤炭緊張時期已是自顧不暇。而陝西煤炭受製與鐵路總體運量,每年入渝煤炭能否達到1000萬噸尚未可知。

據了解,2017年重慶市主力電廠40%以上的電煤需要從北方通過鐵路運輸,運輸壓力非常大。同時,海進江電煤依托的長江水道,受三峽大壩通過能力限製,待閘通過時間越來越長,物流時間也大大增加。

重慶市經信委回複《能源》記者采訪時表示:“為了保證全年電煤供需平衡,要加強電煤運力綜合協調,主動與國家發改委、中國鐵路總公司、三峽通航管理局等部門匯報溝通,加大鐵路、水路運力協調力度,確保我市不因運力緊張影響電煤保障。”

重慶目前自己煤炭產能少,常態上全靠運進來,由於量太大,主要的問題是運輸不能保證。重慶的區縣分布範圍比較廣,有的不在鐵路線上,因此用煤就比較緊張。

“去年豆奶视频調查,有的區縣的零星用煤,包括有一部分民用煤,價格很高,價格高到什麽程度?每噸煤價格甚至會到2000元。”唐澤和對《能源》記者說。

事實上,電煤的保供很大程度上就是怎樣做好冬夏用煤高峰的供應。重慶市電力負荷峰穀差落差很大,針對這一情況,重慶已按照度冬和度夏兩個高峰節點高於國家警戒線標準,加大電廠儲煤,2017年分別在度夏和度冬兩個重要高峰節點儲煤235和285萬噸。

對於重慶的煤炭調入問題,相關方建議認為,需協調國家有關部委將重慶市煤炭調入納入國家層麵統籌解決,懇請幫助協調外購煤炭運力和煤源,增設煤炭儲備基地,提高國家電網對重慶電力的保障配置。

1月19日下午,重慶疆渝煤炭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借助天府公司在三匯地區的鐵路和儲煤場地優勢,重慶能源集團旗下的商貿公司與天府公司合資組建了重慶疆渝煤炭有限公司,在三匯壩建立煤炭物流基地,主要擔負 “北煤入渝”後的儲備和配送、營銷任務。

“電煤的保供任務主要還是應該依靠市場的力量,通過簽訂煤炭中長期合同和誠信履約來完成,有必要的地方還應該建設儲備基地。鐵路運輸、煤礦企業和火電企業,通過中長期合同怎麽簽?必須三方來談,單方講的都不行,有必要的時候應該充分發揮政府的規劃與市場監管職能,強化市場秩序,提升三方內部的統籌協調能力。”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秘書長遊敏受訪時指出。



 
© 四川豆奶视频管件製造有限公司 & 成都市豆奶视频管件有限公司
地址:四川省德陽市廣漢市新豐鎮  谘詢電話:(028)87616918 87613028 87608428
傳真:(028)87620821  E-mail:dienpipe@aliyun.com  蜀ICP備12024011號 (艾都科技技術支持)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