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English
新聞動態
產品係列
法蘭
板式平焊法蘭
帶頸法蘭
法蘭蓋
異徑管規格型號(部分)
異徑管(部分)
彎頭
無縫彎頭
鋼板製對焊彎頭
鍛製彎頭
彎管
彎管
三通四通
無縫三通
鋼板製三通
鍛製三通
四通
管帽
管帽
其他
緊固件
接頭
管箍
短節
墊片
在線訂購
[客服1] [客服2] [客服3]
[客服4] [客服5]

 
行業新聞
首頁  >  新聞動態

實地調查:小鋼廠滅而不死,暗藏晉冀交界

 風很大,空氣中飄來一陣陣刺鼻的氣味

這是位於山西省運城市聞喜縣東鎮境內的一個小村莊,分別距聞喜、絳縣縣城20公裏。

徐仲良原是楊家園水庫的管理員,5月9日上午,當記者詢問小鋼廠的位置時,他指著水庫對岸不遠處說,“那裏就有一家,老板是從河北過來經營的,已經開工半年時間了”。

在鋼廠工作的工人張誌華對記者說:“這裏的工廠並不集中,從河北轉移過來的有十幾家,都分散在聞喜、絳縣等附近數個村落中。楊家園水庫這邊的(小鋼廠)是去年冬天才包下的,各方麵條件基本是不符合規定的。工藝設備,包括車間、房屋、場地等非常老舊,用的都是(之前)被關停企業留下的東西。”“可以說隻是換了一個地方,用的還是原班人馬。”張誌華說到,河北環保管的嚴,鋼廠的小老板都被攆到外地去了。“目前,有轉移到河北廣平縣、平鄉縣、威縣等地的生產點,也有分散在其他省份,比如山西、湖北、江蘇,甚至東北等地區。”

據張誌華透露,去外地選址要給當地一些錢,占用原有廠房、設備,並以此獲得當地勢力保護,盡量避開環保檢查。“一個月前,傳言環保部門要過來檢查,有的工廠就停產了,但這家並沒有停。”

徐仲良說:“為了躲避環保檢查,這家小鋼廠都是在晚上偷偷開工生產,幹夠五六個小時就收工。他們見到陌生人在工廠附近,都會很戒備,以防執法檢查。”

除這家小鋼廠外,楊家園村水庫附近還有幾處其他工廠,都是大門緊閉,透過縫隙,記者看到了堆積如山的垃圾,在道路兩旁很多亟待處理的生活垃圾和工業廢物,整個村莊及周邊都能聞到刺鼻的氣味。

小鋼廠的轉移

張誌華說:“小老板去外地選址開工,都是選擇相對偏遠地帶,使用當地已關停工廠的原有設備,很快就能開工。比如在山西運城市聞喜、絳縣一帶,都在使用衝天爐生產,每個工廠大概有30多個工人,廠內有多個單位,幹著各樣的活兒。”

他透露,前一段時間,環保查的嚴,河北老板在桂林、徐州經營的工廠都把衝天爐給推倒了,換成了電爐,所以在外地繼續用衝天爐開工生產也有很多不確定性,或許很快就會被查處。

張誌華所說的衝天爐是一種豎式圓筒形熔煉爐,為鑄造生產中熔化鑄鐵的重要設備。依據《部分工業行業淘汰落後生產工藝裝備和產品指導目錄(2010年本)》規定,澆注鑄件小噸位(≤3噸/小時)鑄造衝天爐屬於淘汰裝備,要求在2015年底徹底淘汰。

另一位來自河北長期從事鋼鐵行業工作的李剛對記者說道,一般省市縣環保來查時,規模較大的企業不會停,除非是中央來查時才關。

張誌華說:“邯鄲下麵的一些縣政府全是靠這些鋼廠來拿貢獻的。一時間全按國家標準達到要求,是很難的。除非大型鋼廠,才有實力投入資金上環保。小老板們沒那麽多錢,根本投不起。”

河北的小鋼廠靠衝天爐吃飯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了。

據李剛介紹,“邯鄲這邊基本上使用的全是電爐。小鋼廠老板由此遷往湖北地區的工廠有好幾家,那裏和聞喜縣一樣都是使用衝天爐煉鋼。”

徐仲良說:“相對於以前汙染企業多的時候,現在環境好一些,但垃圾汙染、空氣汙染仍很嚴重,到處都是灰塵,尤其是晚上衝天爐冒的煙雖說不太黑,但汙染很大。”

村民的抱怨

徐仲良介紹,在整個東鎮地區,幾年前小鋼廠、鑄造廠之類的企業相當多,僅楊家園村附近就有三四家。

他告訴記者,現在這些小鋼廠早就因效益不好或環保風聲漸緊而關門停產。

在記者走訪的幾戶村民家,多數人對這家小鋼廠造成的空氣汙染表達了不滿。

一位村民對記者抱怨說:“現在環境不好,有很多灰塵,空氣中的氣味就更難聞了,出現呼吸道感染的人不在少數。”

一位研究鋼鐵行業環境問題的專家對經濟觀察報表示,鋼鐵鑄造業屬於高能耗、汙染嚴重的行業,即使在車間使用了部分除塵設備,效果也十分有限。在生產過程中會排放大量二氧化硫、一氧化碳等有害氣體,以及廢砂廢渣、粉塵、噪聲和餘熱,極易造成水、大氣、固廢汙染,威脅著工人及附近居民的身體健康。

工人的轉移

張誌華告訴記者,“從去年開始,工廠被迫關停,老板們就在籌劃著如何轉移到其它地方繼續生產。畢竟市場這麽好,都想賺錢,沒有不想再開工的。一句話,隻要是能幹出來,就能掙到錢。”

去年鋼市逐步回暖,鋼廠普遍扭虧為盈,鋼價甚至一度衝破4000元/噸大關。這種增長勢頭時刻挑動並刺激著小老板們的神經。李剛坦言,“現在幹10噸就相當於以前幹60噸的利潤。”

記者以河北鑄造工人的身份撥通了一位鋼廠老板的電話。據這位老板介紹,“目前河北那邊環保查的比較緊,時開時停。衝天爐都被拆了,用的全是電爐,成本高出很多。山西這邊則相對要好一些。到處打遊擊,太不好賺錢了!”

張誌華對記者說:“河北那邊工廠檢查時關停,過後再開工,對生產影響很大。而聞喜、絳縣一帶原有小鋼廠、鑄造廠雖都關停了,但爐子還在,仍能重新生產。”

和張誌華一樣以此為生的工人們,正在習慣被迫遠走他鄉,跟隨老板,帶著所掌握的冶煉、澆鑄、打磨等一套技術,在一些環保監督相對寬鬆的地方,另起爐灶。

小老板不用當地人,而是統一把河北工廠的原班人馬轉移過來。據張誌華介紹,“這是出於安全考慮,當然,也有技術原因。當地人不太會這方麵技術,用的隻是一些零工,上上塗料什麽的。”“不過,現在貨品走的非常遲,有一定積壓。”張誌華對說,比如以前井蓋成品價近6000元/噸,現在降到了5000元/噸左右。如果工廠沒有資金流轉,就不好幹下去。所以工人的工資沒有按時發放,甚至拖欠很長時間。

在徐仲良看來,這家小鋼廠可能開不了多久,“能掙一天算一天。”

段琪是來自絳縣公安局的一位民警,以前曾配合環保部門開展過聯合執法行動。他深感近幾年國家環保執法力度的加大,但據他講,有些地方並未完全按國家要求去做,很多環保不達標的小鋼廠,沒有徹底關停。

一邊去產能、一邊擴產量?

今年國家定下的鋼鐵去產能任務量是3000萬噸,這是“十三五”壓減粗鋼產能1.5億噸上限目標的最後20%任務量。在鋼鐵去產能收官年,將麵臨更多考驗。

在冶金工業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鄭玉春看來,現在去產能對市場的影響不如前兩年,預計行業效益會有所回落,但鋼價仍將處於高位波動。歐冶雲商首席分析師曾節勝認為,這種勢頭會刺激部分已關停鋼廠複產,不合規的“中改電”也將對去產能構成威脅。

李剛告訴記者,“現在沒有鋼廠不受利潤誘惑的,都在試圖複產、擴張產能,這些被迫轉移的落後小鋼廠,再次複活,在無形中擴大了產能,一邊是電爐生產,一邊是衝天爐生產。”

據他了解,現在從邯鄲的一個工業鎮轉移出去的小鋼廠、鑄造廠就有數十家,其中在湖北地區就有五六家。“那裏的環保監管相對比較鬆一些。”

中鋼協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全國粗鋼產量2.12億噸,同比增長5.4%;平均日產235.72萬噸,是曆史同期最高值。中鋼協黨委書記兼副會長劉振江表示,一季度中鋼協會員外企業產量增幅較大,生鐵、粗鋼和鋼材產量同比分別增13.14%、17.17%和10%,是全國粗鋼產量增長主要拉動因素。“這部分粗鋼產量顯然是增多了,增得太猛了,照此下去,今年鋼鐵將供大於求。”

國家對鋼鐵產能的把控力度仍在加大。工信部原材料工業司巡視員駱鐵軍表示,今年鞏固鋼鐵去產能成效的關鍵是把住新增產能關。任何新上鋼鐵項目都要實施產能置換,以嚴控新增產能。

日前山西省部分城市出台了專項整治鋼鐵鑄造行業相關方案。晉城市環保局稱將從6月1日至9月30日,對鋼鐵、鑄造企業開展全麵排查、集中整治,對整治不到位的企業將一律停產整治,對督促不利的責任人嚴肅問責,確保汙染物全麵穩定達標排放。

李剛告訴記者,現在小鋼廠“麵子工程”太多,除塵設備基本都是擺設,主要為應對檢查,根本起不到多大實質性作用。生產工藝簡單,既不清潔,也不環保。“前一段時間河北環保廳來檢查,工廠大門就鎖了幾天,連工人都進不去。等檢查走後,當晚就開工了。”

李剛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用焦炭冶煉的淨利潤遠高於電爐,而且電爐生產也慢。小鋼廠用衝天爐生產,每個爐子每小時能出5噸鐵水或更多,一下午能出30多噸。一般小鋼廠電爐每40分鍾出一噸鐵水,三個電爐一下午能出近20噸。“邯鄲的一個小鎮工業園區有數十家工廠,算上園區外的將近50家,全是電爐,用電量過大,當地供電所都不能完全供應,工廠都需要定點排號用電。”“在園區裏的小鋼廠、鑄造廠需上流水線。”他對記者進一步講道,但這些工廠都是流水線、手工並行生產,檢查來了,手工就停。這主要考慮到電爐成本太高,手工成本低,都用上就能提高產量。



 
© 四川豆奶视频管件製造有限公司 & 成都市豆奶视频管件有限公司
地址:四川省德陽市廣漢市新豐鎮  谘詢電話:(028)87616918 87613028 87608428
傳真:(028)87620821  E-mail:dienpipe@aliyun.com  蜀ICP備12024011號 (艾都科技技術支持)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